乡村振兴新画卷——孝义市农村产权制度改革的实践
【打印】

  “我和老伴都年近七十了,虽然挣不来钱,但托党的政策好,村里给我们入股分红,光这一项,我们老两口去年分到近一万五千元钱。”近日,家住孝义市留义村67岁的老人蒋反修逢人便夸,幸福之情溢于言表。2017年,该村已变身“股东”的村民每人分得股金七千余元。

  蒋反修是该市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千千万万的受益者之一。深化农村产权制度改革是自家庭联产承包制改革以来最深刻的一场农村变革,也是农村基本经营制度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的改革与完善,是推进乡村振兴战略、激发内生动力的制度基础。自去年成为省级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以来,孝义市因地制宜,分类推进,积极探索搬迁村、城郊村、山区乡村改革模式,在先行推进4个试点乡镇、15个试点村的基础上全面铺开。截至目前,近1/3的村基本完成改革任务。

  城郊村改革——折股量化 尽享改革红利

  留义村地处该市城区西部,是典型的城郊村,土地价值较高,经营性资产总量较大,收益较好。凭借得天独厚的地理区位优势,该村“两委”班子从2000年开始,就致力于发展村集体经济。2017年,作为孝义市农村产权制度改革的试点,该村在过去经济发展的基础上,积极探索集体经济股份合作制改革的有效运行模式。根据村民要求获得村集体成员身份进而分享村集体收益的强烈意愿,该村将改革的重点放在清产核资和成员身份界定上,进而折股量化。

  “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是一项新生事物,没有现成的经验可循,我们只能摸着石头过河。”该村党总支书记宋金锋告诉记者,该村严格按照村集体资产清产核资和成员身份界定实施方案,对村集体所有的资金资产资源分门别类进行登记造册。然后经村两委会议、村民代表大会等多次会议协商讨论,顺利完成全村270户813人的成员界定工作,并获得了95%以上村民的认可。

  家底摸清了,人员成分界定了,“蛋糕”怎么分?宋金锋介绍说,在股权设置上,留义村折股量化,不设集体股,成立留义集体股份经济合作社,对集体资产进行经营管理,收益除用于公共建设、扩大再生产等所需资金外,剩余收益100%分红给股民。如今,该村率先完成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农民不仅能从集体收益中享受更多分红,还可以在合作企业优先就业,提高工资性收入。

  孝义市有城郊村53个。从留义村改革试点来看,该市此项改革成效已逐步凸显,集体产权逐步“量化到人”,村集体经济组织加强了,农民的财产权改实了,乡村治理也走上自治、法治的轨道。

  搬迁村改革——清产核资 干部清白农民明白

  对于搬迁村来讲,普遍非经营性资产和资源性资产占比较多、土地委托集体统一经营、建设资金量庞大。开展农村集体产权改革,摸清集体资产是前提。

  该市梧桐镇整体搬迁至新区,为实现村集体所有的资产、资源、债权、债务全面清理核实,账实、账账、账表、账证、证证“五相符”和资产财务明细、债权债务明细“两清晰”,该镇组织各村在市农村产权交易中心公开招标,聘请专业会计事务所开展清产核资,并创新性地实施了“三个同步审计”,即:村级清产核资工作、干部任期和离任经济责任专项审计工作、农村新区建设资金审计工作同步进行。尤其针对部分村集体经营性资产基本为零的实际,在全面清查资产的同时,结合农村土地确权颁证工作成果,彻底清查、盘点村集体土地等资源型资产,将土地面积量化,明确股权,夯实了改革基石。

  孝义市有搬迁村83个。通过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和集体产权的明晰,赋予了农民更加充分的财产权利。在梧桐镇样板的引领下,其它村庄也加速引导农村集体产权进入产权交易中心规范流转和交易,实现了农村集体产权流转交易的规范化,堵塞了村“两委”干部暗箱操作的“天窗漏洞”,铲除了滋生农村腐败的土壤,形成了和谐融洽的干群关系,呈现出社会和谐稳定、长治久安的局面。

  山区村改革——四位一体 推动集体经济破零

  一项改革是否成功,农民的感受最直接、最有说服力。满意不满意,群众说了算。

  说起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孝义市下堡镇魏家沟村民都说好:“村集体现在有了钱,村委准备带领我们种花椒致富。”

  像魏家沟这样的山区村,土地等资源性资产占比较大,村集体经济薄弱,改革的难点是发展壮大集体经济。孝义市为此探索实施了金融扶持工程,通过采用“政府+银行+企业+村集体经济组织”四位一体的模式,扶持农村集体经济发展。

  “破零贷给我们村奠定了好的基础,我们已经拿到3万块贷款,经过村委几次开会研究,结合实际情况,准备带领村民种植陕西韩城的大红袍花椒。”魏家沟村村支书张国荣告诉记者,“资金有限,先种50亩或100亩,等见到效益了,再扩大种植面积。”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也许前三年看不到利润,但是再过三年,每亩地就能得到5000块钱的收益。到时,入股村民的收益应该相当可观。

  “集体经济破零贷”不仅是经济上对山区乡村有帮助,更重要的是激发了农民自强致富的内生动力。去年,下堡镇13个集体经济空白村全部获得发展“本金”支持,每个村都成立了集体股份经济合作社,确定了主导产业。以社兴村、以业富农,通过激活主体,推动要素向市场流动,为乡村振兴注入新动力。

  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工作开展以来,孝义市通过清产核资和股权量化,集体产权逐步“量化到人”,群众有更多获得感;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依法成为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自我约束、自我发展的市场竞争主体和经济实体,集体管理逐步“分权而治”,各项权责更为清晰;集体经济逐步欣欣向荣,农民手中的“沉睡资产”被盘活,“不动产”变为“流动资产”、“流动资产”变为“创业资金”,推动了农村生产要素的充分流转,从根本上加快了农村土地规模化、集约化经营进程,为加快农村经济发展注入了新动力。

  一张蓝图绘到底,产权改革兴大业。在全面推进产权制度改革、不断释放民生红利的改革大潮中,孝义市展现出一幅农业全面升级、农村全面进步、农民全面发展的新时代乡村振兴画卷。(记者 李雅萍  通讯员  张世川)

(原标题:乡村振兴新画卷——孝义市农村产权制度改革的实践)

相关文档
关闭